给双写信

日期:2012-12-26  作者:青花依旧
 
 
亲爱的双:
     秋日已至,哈尔滨之秋的凉意你感受到了吗?     这个学期的日程表几乎要把时间挤破了,sophia本学期还没有活动的情况下,很多事情已经不能维系地很好。开始担心自己的作业写得没那么优秀,也担心自己的课堂表现没有神采,但是渐渐打消这种没有用的担心——不能改变的担心是无用的担心。在忙碌中尽量保持平稳与均匀,书堆满桌子和床的时候也不再怨恨自己没用、不能干,跟女儿说话时要努力克制自己使自己能娴静第看着她的眼睛并尽力微笑。在稍微不感觉繁重的时候,收拾了夏衣分别打包装起来,把秋天的衣服一件件挂起来。在可以喝水的时候,即使不渴也一口一口的啜饮。婆婆给买的滋补的药,也肯乖乖地吃。当然,睡觉的时间仍是不足的。    有一节课的内容关涉外国课堂教学,抽出大块的时间去看晴耕雨读的教育手贴。课堂教学的并不多,课堂之外的内容不少,整体有愉快活泼而稳定笃厚的感觉。最喜欢的内容是给食试吃和食育。中国孩子的午餐盒饭是没有试吃的,好吃难吃都要吃,妮妮今天中午就因为菜太辣而饿了肚子,下了学饿得整个人像只小狼一样塞面包。食育指导孩子怎么打饭最均衡营养利于健康,有简单的算法来警示自己是不是超过应该摄入的热量,怎样做、做多少运动能够消耗掉多余的热量。这样的教育事做下去,日本整个民族都会变得越来越健康匀称。多数中国人的骨子里是缺失那个优雅合宜的需求的,很多穷人很可怕,很多富人也很可怕,很多无知的人很可怕,很多有学问的人很可怕。总之,看到食育那篇贴那天起,我产生了民族自卑心,并节制我自己的吃。     教学论的课几乎成了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课。对于以往的学习开始变得有不满,因为结合教学论来看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以前学的很多地方还没真的通——尽管分数还不低。然而,已经够了,真的厌学,高中也学,考研也学,研一还要学,学到人不想再学。如果在那些不能理解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时候没有学过,现在是新鲜地好奇地热情地学习,该多好。在情感上的排斥,在理智上劝说自己应该沉下心来好好学习中,真的撕扯着。也许扯着扯着,理智会站上风。也许慢慢就不再撕扯,懂得如何敷衍——这就更坏,但愿不会。    需要填表格,我又没时间,全仰赖我的同事好友耐心细致地帮助我。希望那些部门能一次性地完成他们的工作,像是我在师大读书,换一卡通或什么都不用再填表,报名考级也是一碰学生证磁条就全都显示。大概可以幻想着,老师们三天两头填表的日子会变少。     意外收到L的来信,长长的一大篇,有鼓励,有建议,非常感动。L是跟清风姐姐、兰那样亲切的女人,有的人就是看上一面就要喜欢的。     爷爷心衰急救,所幸是抢救过来,公公和爱人回乡照料,再等两天爷爷就可以摘掉氧气了。爷爷真是福大命大,好修行。      双,我真想睡上三天。      秋日安宁      小Y     
写信 
  • 上一篇文章:这样的“助手”应该感动我
  • 下一篇文章:心语(258)——当内容遭遇模式之后
  • 文章点评

    共有 位老师对这篇文章作出点评全部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