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沙与成塔——碎思 生命化教育的大问题教学研究

日期:2013-02-27  作者:青花依旧
 
 
     积沙与成塔
      ——碎思 生命化教育的“大问题”教学研究  一、我理解的 生命化教育的“大问题”教学研究      我从优培计划毕业之后,对后来的“大问题”教学教学是不很了解。我初步感知上判断所谓“大问题”是指:     1.跳出传统意义的教学目标,而指向学习的根本,学习怎么学习,是元认知     2.教师要能“看见”:每一节具体的课堂,都不是彼此分离的,它们有内在联系的宏观的框架     3真正的落点还是“小事情”,需科学合理精确的娴熟课堂技艺          我对生命化与大问题相遇的看法:      1.生命化教育在必要的以阅读写作的具体形式的教学情感唤醒之后,生命化教育开启了以大问题研究为具体形式的对教学技艺的追求的唤醒。生命化教育仍然是我最初认识的那样的,在这样的体制、这样的文化土壤中,妥协退让的,只唤醒那些不装睡的愿意醒过来的人。      2.我在等待生命化教育的进一步作为(也许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我还是觉得生命化教育应该有自己的学校和自己的课程。可以不要搞得遍地开花,那么因为顾应不暇而失去标准。也可以谢绝想要参观的人群,以免因为展示而失去本真。但是,至少该有那么一所学校,哪怕只是一所小学。理想的课程和明日的学校才能够合在一起构成完备的理论和实践。    二、我看到的     生命化教育的“大问题”教学     两节课的安排很有意思。     1.黄爱华老师讲《方程》     在自己有“锤炼关系   重建语言   体会平衡”思想之下,最终呈现在课堂上的是“什么是方程”以及方程一般步骤“设  找列 解”的前三样。课堂很精细,黄老师谈笑风生之间带着学生们度过了整节课的精彩,有种经历了很多次打磨之后很圆润的效果,堪为范示。     无论怎样的一节课,都能找到优点和缺点。实际上,这种多次打磨过的课也往往使我更加抱着敏感而挑剔的眼光去看待。     在听课的时候,我想的是:如果不是跟大问题走在一起,生命化教育太过务虚,缺少一个抓手;如果不跟生命化教育走在一起,大问题教学研究很容易陷入“沦为教学技术”和产出大量的痛苦的“完美症”病人们。幸好,他们遇见了。     2 史金霞老师讲《穷人》     我想张老师找史金霞来上这么一节课,是为了要展示给大家看,一个胸有丘壑的新手是如何进行大问题教学的。一个高三的老师给小学生上课,这样的课是实验性的课。我觉得史老师不是因为自己有教学自信而没有去小学试讲,可能客观上她不具备这样做的条件,又或者她具备这样的条件而不忍心对某个小学某些班级的正常教学施以干扰。总之,对这样的璞玉质地的真实的课,我倒是十分宽容。     上课时,史老师意外发现中间出了一些纰漏,哈尔滨的学生所拿的讲义是扩写版的《穷人》,最后给了穷人一个“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的那种童话般的结局。她就在那一瞬调整了自己以前所做的设计,带着学生进行文本的复归。  &nbs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教学研究 大问题 生命 教育 碎思 
  • 上一篇文章:学校应是书城的模样
  • 下一篇文章:与蚊子的斗争(旧文新帖)
  • 文章点评

    共有 位老师对这篇文章作出点评全部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