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纪实篇】之五十一:用自己的方式教育

日期:2013-02-27  作者:雪猫

【教育纪实篇】之五十一:用自己的方式教育

 

【1】

这几天,我闲的慌,便独自回到老家,一来多陪陪母亲,二来多走走亲房,好好和那些妯娌、侄子融洽关系,免得他们一见面总是喊我“忘恩负义”。大哥有个孙子,名叫楠楠,不到五岁,他真是一盏不是省油的灯,时刻手脚停不下来。我看着这孩子,心里特别疼爱,或许这是爷孙辈分的缘故,这种疼爱乃是自然之中。我真拿他没办法,他一会儿把房间的东西挪的乱七八糟,一会儿把那只小黑狗侍弄的喊叫不休。我生怕楠楠被狗逮着出点意外伤害,便强行拽着他的胳膊,拖进房间。他抬头瞪着我,大眼睛忽闪忽闪,眼神中充满一种抗议和愤怒。

“楠楠,我教你写作,行吗?”我慢慢说。

他一听,突然咯咯笑着。

于是,我找了一截短木棒,让他拿着,在地板上一横一竖划着。

这小家伙故意把短木棒夹在指缝之间,示意让我帮他。这时,我才记起小时候爸爸如何手帮手叫我写字。我随即握着他热乎乎的拳头,帮他一横一竖地划着。

爷爷,我、我?”他突然喊着,随即想把手从我的手里挣脱开去。

“怎么啦?不舒服?”我说。

他说:“爷爷,我来、我来。”他的意思不需要我的帮助。

我看着他,简直是胡乱划着,把横划成了一道弯曲的弧线,把竖划成了一条斜坡状。

我无奈地说:“楠楠,这样写不对,不对。”

他似乎好像没有听我说话,随意胡乱划着。

不到五六分钟,楠楠没了耐心,趁我不注意,溜出房外去了。

晚上,大哥一家还没有回来。楠楠睡在我的身边,睡得好甜好甜。我的母亲说,这孩子白天停不住,玩累了,你看看,睡得多香。

我静静地看着楠楠,摸摸这小家伙的额头、脸颊,肉乎乎的又很温热。

我想起白天教他写字,即便,我想了有关教育方面的问题。

【2】

对孩子的教育,我们一贯喜欢用我们的方式教育他们,比如,手帮手的教孩子写字,句对句地教孩子朗诵,甚至,我们在课堂上强迫孩子对同样的一个问题,必须要这样回答,决不能那样回答,我们对孩子的这种规定,其实,不就是我们隐形地剥夺了孩子们的自我权利吗?我国最基础的教育,以我之见,其实处在一种孩子被强迫、被包装、被俘虏的状态下,孩子即便有说话的权利,但,失去了最终的决定权。最近几年,随着各地课改工作的深入,不仅仅是孩子,我们的老师也被俘虏了。我记得,一位专家说过:“中国的教育其实就是一种深刻的模仿教育。”尤其在教育比较落后的地区,这种情况尤为明显。一个杜郎口教学,弄得我们整整学习了好几年,如今,杜郎口的影子在哪里,最大限度就是我们仅仅深刻地记住了杜郎口这三个字,杜郎口的教学,适合他们本地,但不一定我们就用得着,偏偏教育领导非要我们去做。我们为什么不能用自己的方式教学呢?害怕走弯路还是节省资源?我认为问题的核心并不在这里。教育模仿的实质就是教育功利性质的再体现。短时期攫取的功利是难以得到长久的教育繁荣发展。教育模仿的深化让更多的孩子失去了自我创新的机遇,这很危险。

国外教育完全充满着自我意识,比如——

在犹太人的学校里,每天上课时间为六小时,一般在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其它时间用于孩子们自由活动,有的孩子与小伙伴们在一起做游戏,有的孩子去学校游泳池洗澡,有的孩子去唱歌跳舞,有的孩子去学校理发店理发,有的孩子去画画。
     日本人教育孩子的方法也很特别,他们主要培养孩子们的想象力。老师在黑板上画一点,问学生们一点像什么?有的学生回答像星星,有的学生回答像花生米,有的学生回答像米粒,有的学生回答象沙粒。老师对学生们说:“孩子们你们回答的都对,你们很有想象力。”这样的问题在中国,老师们只能说那是一点,学生说是别的老师肯定会说答案不对。
     在以色列国土中有一所“鲸鱼学校”,这所学校就是让孩子们乘坐帆船在一年内横渡两次大西洋,游遍三个海岛。孩子们除了经受大风大浪外,还要忍饥挨饿。到了岛上自己采集野果充饥,自己搭帐篷睡觉。
     在俄罗斯有一所学校,每年冬天老师都让孩子们,赤身裸体在冰雪中滚爬一定的时间,天寒地冻,孩子们被冻得浑身发抖,嘴唇发紫老师也不会让他们停下。在俄罗斯的学校里,开设体育课中,有一个特殊的体育项目冬泳,在寒冷的冬天砸开冰,让学生们在刺骨的水里游泳。俄罗斯孩子的家长们无论天气怎样寒冷都让孩子用冷水洗脸,孩子出门的时候大人也不让孩子穿得太厚。
     在原联邦德国的法律条文中,有一个特殊的归定,要求孩子帮助父母做家务,规定内容如下:孩子在6岁之前可以不做家务。6——10岁偶尔帮助父母洗碗、扫地、买一些小的东西。10——14岁,要剪草坪上的花草、洗碗、扫地给全家人擦皮鞋。14——16岁,要洗汽车,整理花园。16——18岁,父母上班没时间要每周给家里打扫除一次家庭卫生。
     美国家长们认为,除营养和知识外,孩子们更需要的是尊重。因为他们从出生那天起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和孩子讲话,美国家长从不高高在上,而是平等地与孩子交流。孩子不肯吃饭时,美国家长从不硬逼,而是婉转地说:“你看萝卜馅饼在等着你,你不吃它,它就不高兴了。”孩子做错了事,家长很少动辄指责孩子,而是说:“我想你不是有意的,下次就不会这样做了。”如果孩子要换衣服,他们也很少以命令的口吻说:“穿上这件白的。”而是以商量的口气说:“你看穿这件白的好呢,还是穿那件黄的好?”让孩子拥有选择的权利。带孩子外出串门时,如果主人拿出什么东西给孩子,美国家长不会像大多数中国家长那样,提前替孩子回答“他不吃”、“他不要”等,而是由孩子做主。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对孩子的需要一概满足,对于主人没有主动提供的东西而孩子又想要,家长一般会在适当的时候做出解释和说明。比如,当孩子想要主人家珍贵的玩物时,家长就会告诉孩子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东西,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需求而不顾别人的感受,从而让孩子明白为人处事的道理。不少中国家长喜欢“人前教子”,常在别人面前指责、训斥自己的孩子不争气、笨蛋、没出息等。而在美国,家长们认为这是一种犯罪,因为对孩子当众的指责极大地伤害了孩子的自尊心。

【3】

如何用自己的方式教育呢?

一是要尊重孩子的权利。手帮手的教学比较传统,效果来得快,但是,手帮手是一种彻底的束缚,是成年人的手掌控着孩子们的手,以大压小,这种强迫性质的存在,小手能放得开吗?手帮手不就是一种对孩子权利的侵犯吗?我认为这不可取。

二是要遵循孩子的特性。孩子天性会说真话,说真话难免就会犯错。假话犯错的时候不多。既然这样,我们就要有一种容忍孩子犯错的气量。我们有的老师,看不得孩子犯错,这绝不是方式的问题,而是教育心态的问题。遵循孩子的特性,必须就要熟知孩子是自然的、也是天性的,孩子就是孩子,和我们成年人不一样。我们的教育同样不能违背这种天性的自然的东西。

三是要顺从本地的实际。教育家陶行知说过,教育是一种充满地域性的买卖。在我理解,这种地域性就是说明了教育工作要因地制宜,因人而宜。搬用别人的做法对于自己来说,不一定就有作用,甚至,许多时候会适得其反。教育专家张文质说过“教育是一种慢艺术。”话语虽短,但道理深刻。我们必须要深刻地剖析本地的人文资源,研究制定出一套自己的东西进行有目的有方向的教育教学工作。

四是要凸显教者的特色。我们好多教师的思想总会陷入一种误区,即把教学纳入表现自己能力的一种手段,我却不以为然。教学活动当然可以体现一个教师的能力水平,但,如果教师仅仅把教学活动当做体现而一味地去教学,难免会掺入主观色彩。这种主观是有一定成分的作秀因素。我主张任何形式的教学教育活动,必须明显地展现主体者的特色,即教师的特色和学生的特色。这一点也是我们平时教学要着力努力的目标。

 

  • 上一篇文章:如果还有梦
  • 下一篇文章:我的书桌八十平米……
  • 文章点评

    共有 位老师对这篇文章作出点评全部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