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休一个星期 - 新教育晓风

日期:2013-04-28  作者:新教育晓风
    很不幸,11月22号那天发烧了,这些天一直都没好,连续打了5天的针,在家人的精心照料下,终于退烧了。     病休在家的心情是纠结的,特别是对于一个刚上工作岗位的年轻教师而言。而我,更因为教学进度本来就比别人慢了半个月而揪心。    星期一早上起床的时候跟同事说要去打针,让他帮忙把早上的课给上了(星期一早上只有一节课)。后来下去在办公室一测体温已经达到了38.5度,另一个同事说必须请假,我想想也是,现在甲流疫情如此严重,万一我得的是甲流传染给学生怎么办?所以我就给领导挂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然后直奔医院。    虽然很少去医院,但是那天的医院还是给了我很不一样的感觉,那天人特多,什么都得排队。那天医生看病的方式也很不一样,他只是一直问一直问,问我体温,有没有咳嗽,喉咙有没有痛等等,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重重检查,然后就开药水打针了。皮试、付钱、取药、配药又是漫长的等待,打完针出来已经是下午的1点了,整整5个小时在医院。    从医院出来回了趟学校,整理了下,就回家了。    星期三早上洗了个澡,急急忙忙的往瑞安赶了,此时体温还比正常的高了5分,原以为只要在医院里再打一针这5分马上就下去了,没想到星期三打完针回到学校体温不降反升,到了晚上更是高烧,还勉强的陪着某人聊了1个小时,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11点醒来还是很烧,就吃了颗药继续睡。周四起来,体温降下来了,只高一度,好好的整理整理了下自己,然后准备去上这个星期来的第一节课。还记得周四的那节课,因为身体没完全的康复,脾气特别的暴躁,凶了好多学生。    上完一节课就匆匆赶去医院了,直接就去传染科看了,在那满是甲流病人的周围整整等了3个小时终于到我了,结果是医生给了开了与星期三同样的药水,打了针,又向领导挂了个电话,就回家了。在这个感恩节的晚上烧终于完全退去,在烧退了的同时也下了一个放弃的决定,人生就是这么的无奈!    好好保重身体,工作了不能像以前那么任性!

文章点评

共有 位老师对这篇文章作出点评全部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