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走进了我的梦? - 披靡湖西

日期:2013-06-20  作者:披靡湖西
       昨天晚上,11点25分。看完学生的休息,我躺下不久,大脑正处于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做着不知道有谁的梦。       熟悉的手机短信铃声从枕边传来,我侧身,打开手机,翻到信息:老师,我实在睡不着,就给您发个短信。以前我总以为笑能掩饰一切,可这一次我真的想不通了。明天,我想很您单独聊聊,您有空吗?没有空的话,就不麻烦您了。       是谁呀?我在犯嘀咕。没有落款,我的电话中未曾有过的号码信息。       不管他,几点了。睡不着,就骚扰老师吗?还用手机,学校不是明令禁止的吗!晚休期间,你不怕违纪呀!       我醒了几分,有点生气。       我转身就睡,突然,铃声再一次传来。       我尽管生气,但我的职业敏感性还是把我的梦再一次碾碎。我打开一看,一个熟悉的学生名字。看来,该学生还算清醒,没有忘记自己姓什么。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去打扰和安慰什么,否则,两个灵魂在漆黑的夜晚都无法找到回家的路途。       劳累,散架的筋骨,正在寻求梦的解脱。       辗转反侧,不知道是清醒还是梦中。满脑子的学生,我在无边的沙漠踯躅,没有一滴水,没有任何的生的迹象。我不说一句话,为的是保存生的力量。我的手紧紧地握着,汗水拼成了湖泊。       一夜的风雨前行,没有前进的方向。抬头望去,都是迷茫。       凌晨,5点40分,我来到教室。       6点整,我见到了该同学。看着他垂头丧气的表情,我的生气顿时乌有。可怜又可爱,我叫他到了我的心灵驿站。我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好像是昨晚梦的继续,在自己攥成的湖泊中摇曳,他看到了一根稻草,我也看到了一缕阳光。       交流,沟通,范围很广,内容很深,成绩影响了情绪,情绪激化了内心。一番的搏斗下来,他的脸上逐渐明朗起来。       现在,在电脑的桌前的我,头昏沉沉的,做梦一般。真想趴在办公桌上,补一补我的梦缺。       我的梦该留给谁?是谁走进了我的梦?我没有确切的答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昨夜无眠。             

文章点评

共有 位老师对这篇文章作出点评全部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