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感悟:我教故我在 - 天地自由

日期:2013-06-22  作者:天地自由
26年前,我稀里糊涂地考上了某师范学院,其时我并不懂得师范学院就是专门培养老师的。22年前,在那个统包统分的年代,我这个师范大学的毕业生被理所当然地分配到了一所中学,做了一名中学老师。从那时起,我就成了一名老师。22年后的今天,我依然还是一个老师。再过十几年,如果不出意外,我将仍然是一位老师。
  22年前,初为人师的时候,我极不情愿承认我是老师。我常常在每个学期的第一节课对我的学生讲:老师我其实是想当作家的,做你们的老师是不得已而为之。本以为这样说之后我在学生心目中的信任度会大大降低,没想到适得其反,我那些单纯而可爱的学生们却因此而对我敬佩有加,他们都说:这个老师迟早会不做老师,将来肯定是个大作家!
  22年后的今天,我仍然只是一个老师!只是,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承认并且接受了这个事实,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再也不对我的学生讲我要当作家之类的话。
  22年前,我告诉我的学生: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22年后,我仍旧这样对我的学生讲。22年前,我教学生分析《荷塘月色》;22年后,我仍旧在教我的学生分析《荷塘月色》。22年前,我教导我的学生要学而时习之;22年后,我仍旧在教导我的学生要温故而知新……
  不同的是,22年前,一节课的内容我半节课就讲完了;22年后,一节课的内容我能讲两节课甚至三节课。22年前,我一上讲台就紧张,心中埋怨为什么还不下课;22年后,我一上讲台就来精神,总觉得每节课的时间都不够用。22年前,我告诉学生朱自清先生之所以“心情颇不宁静”,是因为当时的社会一片白色恐怖,革命找不到出路;22后,我却告诉我的学生朱自清先生之所以“心情颇不宁静”,可能是因为与老婆吵架的缘故。
  22年了,我当年在师范的那些同学们,有的上山,有的下海,有的从政,有的经商……能如我一样22年如一日坚守在三尺讲台前的,有几人欤?你可以骂我没有出息,可以说我不思进取,也可以讥我目光短浅,还可以笑我胸无大志——我都不在乎!我只想向你陈述一个简简单单明明白白的事实:我真的其实只不过就是个老师!
  而且,如果能在任何地方的任何时候,有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喊我一声“老师”,此生足矣!(卢福东文)

文章点评

共有 位老师对这篇文章作出点评全部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