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交作业的女孩 - 月斜人静

日期:2013-07-07  作者:月斜人静
         这学期,我又重新接了一个新的初三,面对陌生的学生,第一堂课,我尽量做出既严厉又温和的样子。我想用严厉的一面让学生对我敬畏,从而乖乖地听我的话;但我又想用温和的一面来感染学生,让学生亲近我,从而喜欢我。这可是个两难的选择,但我必须试着掌握好火候,否则就适得其反。    第一天,我们师生还算相安无事,双方处在试探的阶段。上完课,我布置了作业,感觉还不错。    第二天,课代表收上作业,说李冰和张洁没交。我很诧异:谁敢在开学之初就不交作业?我对课代表说,把那俩个学生给我“请”过来。    不一会儿,来了俩个女孩,面无表情地站在我的面前。我仔细看那眼神,丝毫没有畏惧的样子,倒是流露出了一丝倔强。我想,坏了,肯定是碰到“女无赖”了,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那种。说实在的,我不怕调皮捣蛋的男生,就怕不听话的女生,这样的女生软硬不吃,令我头疼。但我还得面对啊。   我想还是各个击破吧,于是,我问了情况,先把态度比较诚恳,允诺把作业补上的王洁放走了,只留下李冰。    我审视着她的眼睛,那眼神里竟然射出一种“咄咄逼人”的光,那分明是一种挑战,是猎人和猎物的对峙,这令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我不知道这女孩子究竟经历了什么,竟然让本该青涩的她变得这么犀利。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想还是运用毛泽东的战术,“敌进我退”吧,于是,我收起我原本也犀利的眼神,温和地说:“怎么没交作业呢?”      “没买到本子。”她毫不在乎地说,眼睛看着别处。     “我这里有钱,你拿着去买个本子吧。”我说。    “我有钱。”她显然不愿意接受“施舍”。    “我知道你有钱,但你可能没带在身上。”我看着她说。    “你的眼睛很漂亮,可以看出你很聪明,是个有心计的孩子。”我转移了话题。     我分明看到她的脸上漾出了一丝笑意,那是一种快乐,一种幸福。我接着说:“只是你的发型不太好看,太长太厚,再剪短一点,打薄一些就好了,显得精神。”     “这是我自己剪的。”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是吗?你太厉害了,会自己剪发,将来当个发型设计师吧。”我故意用夸张地口吻地说,“你可要好好学习,还有最后一年了,一定要抓紧,否则将来后悔就晚了……”    她点了点头,答应从今以后认真完成作业,于是,我把她放行,她欢天喜地的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我想,我一定要向她的班主任了解一下她的过去。课后,我找到了她的班主任,向她了解这个女孩子的情况。他说,她的家庭有问题。我问什么问题,他说,她的父母经常吵架,父亲有了外遇,要求离婚,而母亲不同意,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孩子没心学习,经常玩失踪,别说写作业了。末了,提醒一句,这孩子没救了,别管了。    原来如此!但我不想放弃。我知道对付这样的学生的方法,那就是交心。后来,每天的作业,都是缺少她一个人的,于是,我就把她叫来,问她没写作业的原因,她不是说忘了带语文课本,就是忘了带作业本。我明知是谎话,但我不揭穿。我把谎话当真话来听,然后笑着很真诚地说:“什么时候能补上?”每次她都不好意思地说放学前交上。    放学前,我到教室去找她要作业,她恍然大悟似地在抽屉里找来找去,并说:“老师,我找到给你送去。”我说:“好,我在办公室等你。”其实,我知道,她一点也没做。    过了一会儿,她来了,拿来了她的作业,我一看,字还不错,就是有点潦草,我笑着说:“你的字真好看,很清秀,就是有点不认真。”她听了,脸上带着喜悦,又有点不好意思,说:“时间太紧了。”我依然笑着说:“不要等放学了才写,要按时完成。”她又一次答应了。     周一,她交上自己的周记,里面写着,她很喜欢我,说我对她很好。我有点惭愧,我哪里对她好了,我只是例行公事。    教师节来临了,学生们给我送来了许多自制的明信片,正在翻看,突然,她走进来,手里抱着一大束小动物组成的像鲜花一样的东西,红的绿的都有,她很羞涩地说送给我。我吃了一惊,说花了很多钱吧?我可承受不起,你们又不挣钱,哪来的钱买礼物。她说她假期打工挣的。我说自己挣的也不行,钱来之不易,不能乱花。    她放下就走了,我想把钱给她,但又一想,她肯定会拒绝,我只有用真心对待真心了。那一瞬间,我真是想哭!

文章点评

共有 位老师对这篇文章作出点评全部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