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法根《唯一的听众》教学案例评析 - snszjybhdbjb

日期:2013-07-07  作者:snszjybhdbjb
    让我和老师们再来欣赏一个高年级阅读教学第一课时的一个教学片断。这是我曾经听过的薛法根老师上的一节课,叫做《唯一的听众》。这在我们人教版教材和苏教版教材里,还有北京版的教材里面都有这篇课文。那么我们共同来欣赏这样的一个教学片断啊。
    薛老师呢,他在教这篇课文的时候,带着学生,先学生字,“悠”是这篇课文当中的一个生字。接着在认识“悠”的基础上面,它出现了词,悠悠的小令,小令是什么呀,就是小曲。那么悠悠的小令,听起来让人有什么样的感觉呢?慢慢地,悠远的有小朋友说,让人身心放松的。让人舒服的,这悠悠的小令一定是一种很美妙的音乐。理解到这儿以后,老师说好,让我们把这个词放到句子里面,放到课文当中的句子里面,读一读:
    林子里静极了,沙沙的足音听起来像一曲悠悠的小令。
    好学生读了以后老师说,在这个句子里面,你们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唉,这样一问,学生有发现了,学生说,那这个句子里面,是把沙沙的足音比成悠悠的小令,唉,好啊,这是个比喻句。还有发现吗?学生于是又发现,这里说的是林子里静极了,先说静,后面呢,又说沙沙的足音,怎么怎么样,这里好像前后有矛盾。老师说,对,这叫什么写法呀?要写静却在后面写沙沙的足音,学生说我知道,我知道,这叫衬托,这叫反衬。唉,其实这种写法在我们平时的生活当中,也常见到的。你比如说,教室里静极了,静得…,学生马上会说出,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连同学们沙沙写字的声音都可以听到。对呀,还有发现吗?
    于是学生又发现,这里沙沙的足音,悠悠的小令是叠词,听起来很舒服。老师说好极了,你看我加一个字,把“沙沙的足音”改成“沙沙沙的足音”,你觉得行不行,学生说不行不行,沙沙沙的足音那听起来好像就人多了。而且走得很快,就不静了。哦,加一个字不行,那我改一个字呢,我改成“噔噔的足音”你们觉得怎么样,学生说那不行,那更不好了,这个如果能发出噔噔的足音来,说明这个人走路他很沉重,那就没有悠悠的感觉了。老师说你看在这个句子里边,多一个字,不行;改一个字也不行,有沙沙、悠悠最恰当。来你再好好体会体会。读读这个句子。
    于是学生又读,林子里静极了,沙沙的足音听起来像一曲悠悠的小令。
    然后老师说,你看这一句话,描写的是什么呀,描写的是景物,它是景物的描写,那么作者仅仅是为了写景吗?来我们把这一句话放到课文当中的这一段话当中,你再体会体会。
    同学们一看,哦这一段话,前面、后面,写的都是我在干什么,唯独这中间加了一句景物的描写,那么它还仅仅是为了写景吗?学生读了这一段话当中,体会到我从这段话当中,感受到作者的心情是愉快的。他的心里是非常激动的,好像要去做什么神圣的事情,它心里充满了神圣感,他对自己有一种期待。他想拉出美妙的曲子,和这林子的美和谐起来。
    老师说你看,这时候的这个景啊,他就不再是景了。他在作者的心里就有了感情,同学们,你们记住这一句话,一切景语皆情语。
    我们在课文当中读到一些写景的句子的时候,不要简简单单的认为这就是写景,它有可能包含着作者内心的感情,那我们读课文要读到作者的心里去,到体会到作者感情的变化,我们才能够读得深入。在《唯一的听众》这样的一篇课文里面,你要想切身的感受到作者在整个练琴过程当中的一系列的心里变化,那么有些语句是直接可以读出来的。有些语句就像这句话这样,它是藏在语言文字当中的,需要我们用心体会。
    老师们你们看,从一个生字“悠”到一个词“悠悠的小令”,再到一个句子,再结合一段话,来体会这个句子的含义,体会作者的心情,我说在这里啊,老师不断地带着学生走到了一个阅读的高处,然而教师又不仅仅是为了让学生去攀登,老师们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在这走向阅读高处的路上,老师还带着孩子们,一路积累着词句,一路积淀着语感,学习着表达。而且,还感受着语言美的意境,是不是这样的。

文章点评

共有 位老师对这篇文章作出点评全部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