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卡”不仅仅是个玩笑 - 鲁安新华

日期:2013-07-07  作者:鲁安新华
    “诅咒卡”不仅仅是个玩笑



  中国古代有不少稀奇古怪的诅咒术,如今一种新的“诅咒卡”竟也出现在不少小学校园里。几角钱就可买到的诅咒卡,可以随意写上同学老师的名字加以诅咒。

  “我讨厌谁,就可以诅咒谁,想怎么诅咒都行。”这句话可不是宫廷斗争剧里的台词,而是出自8岁的小男孩之口。

  一位妈妈称:这天去接女儿放学,一见到我,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委屈地说:“妈妈,有两个同学诅咒我!”女儿说完,从书包里拿出两张卡片,我一看,卡上写着“校园诅咒卡”。再看卡的背面,其中一张背面有一个吓人的骷髅头,还写着“诅咒×××考试为零”,另一张写着“诅咒×××生大病”。我看了很惊心,立即蹲下身,摸摸女儿的头,温柔地说:“不要怕孩子,也许同学在跟你开玩笑呢。”

  《喜羊羊与灰太狼》中经常出现的“画个圈圈诅咒你”竟然真的在校园中出现了,难道,这仅仅是单纯无害的玩笑吗?这个问题引起了我的思考……校园诅咒卡显然也不能仅仅被看做是小孩子之间游戏的道具而一笑而过。

  也许大部分孩子真的只是开玩笑、恶作剧,可是,当他们用小卡片去诅咒同学时,其实,怨恨的种子已经不知不觉种在了他们心里,这对于他们的成长将会带来深深的影响。


  校园“诅咒卡”的出现,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很多孩子的社会性发展较弱,欠缺与同伴和谐相处、正常交往的能力。一个人的社会性发展主要包括亲子关系、同胞关系和同伴关系。在目前的家庭结构中,大多数是独生子女,这就导致很多孩子缺失同胞关系。由于没有跟兄弟姐妹相处的经验,所以也会弱化他们的社会性发展,影响他们跟同伴的交往能力和技巧。老师也好,家长也好,是不是更应该扪心自问,为什么诅咒卡会取代自己成为孩子们的交流对象?当孩子开始求助于诅咒卡来表达对某个同学甚至是某个老师的不满的时候,老师和家长更应该反思一下自己对孩子们情感关怀的缺失。


  诅咒卡的畅销暗示了孩子在社会交往中内心郁积了不少愤怒和仇恨,怎样帮助他们消除怨恨和不满,避免过激和暴力行为的产生呢?

  社会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竞争越来越激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微妙,孩子与孩子之间产生矛盾冲突也是情有可原的,孩子心底会产生一些怨气也是能被理解的。作为学校和家庭,重要的是要给他们找到一条合适的发泄途径,及时把这些负能量释放出去,让孩子重新充满正能量。

  对于负面情绪,家长有许多应对的方法。一是常用的限制,预防孩子受伤,限制他们接触的人、接触的事,这样似乎是可以防止受伤,但最终会让孩子对情绪没有体验,最终成年进入社会还一片茫然。一旦接触到意外,根本无法自制,只好选择类似“诅咒卡”这样的泄愤工具作为出口。二是刺激,孩子遇到这样的问题不会处理,家长急得胡乱出招,结果导致孩子逆反,反而选择了错误的方式。三是自欺,总是不愿意相信学校的孩子会遇到极端情绪,自我麻痹,结果孩子在没有人帮助的情况下,对不满和怨恨无处发泄,最终选择了暴力或是自残的手段。而正确的方法,应该是正面提示,正面交流,在孩子的负面情绪处于萌芽阶段时,及时与他们沟通,让他们知道情绪需要出口,而出口的选择比发泄更重要。



  未成年的孩子需要家长与学校的共同教育,家长应当正确引导孩子,帮助孩子释放压力,不能让孩子通过这种不健康的方式来释放压力。孩子对人有意见,或是受了欺负,或是因为嫉妒,父母必须细心观察,抓住机会,及时引导孩子循正确的途径解决问题。如果有学生买这种卡片的话,不管是老师还是家长,孩子身边的人应该告诉孩子,这是一种恶作剧,要考虑到对方的感受,可能你一时的恶作剧,就会给别人带来伤害,一定要让孩子明白要换位思考。另一方面是学校一旦发现,也要适时的作出引导,让孩子们明白这种“诅咒”并不是一种好的交往方式。

  这种“诅咒卡”上写满恶毒的文字,又留出空位让购买者填写诅咒对象的姓名。如此严重“少儿不宜”的诅咒卡功能竟然堂而皇之地推介,完全不顾对学生身心健康造成的不利影响,相关部门不能掉以轻心坐视不理,应追根溯源查找整治不良厂家,无证照者依法取缔,规范生产流通市场,禁止小商贩售卖毒害学生健康的零食玩具图书,对不良行为严厉重打,建立长效的巡查管理机制,以对孩子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不懈地创造最佳学习成长环境。而老师、家长也应给予相应引导增强孩子抵抗力,教会孩子如何正确处理化解矛盾,如何正确宣泄坏情绪,团结同学大家互助互让和谐相处,树立积极心态去应对挫折,懂得明辨美丑是非树立正确的人生观,让孩子学会理财将钱花到有意义之处,多沟通互动了解掌握孩子情况,发现不良苗头及时处理,在关爱教育中给孩子撑起一片明朗天空。 

文章点评

共有 位老师对这篇文章作出点评全部点评